邵武在线 | swzx.com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码登录更安全

搜索
查看: 4977|回复: 8

沧浪读书会第35期读书活动圆满结束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2-12 19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微信图片_20190212185747.jpg
《一个人的村庄》

2019年1月27日上午,沧浪读书会第三十五期读书活动圆满结束,本次读书会主题:刘亮程《一个人村庄》
主    持:邵武一中语文教师   骆金华
主     办:邵武市作家协会   
到场参与人员:40人

活动开始,骆金华老师介绍了作者刘亮程和他的写作风格,使大家对作品有所了解。

作者简介
刘亮程,作家,1962年出生在新疆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的一个小村庄。著有诗集《晒晒黄沙梁的太阳》,散文集《虚土》《一个人的村庄》《在新疆》《一片叶子下生活》等。被誉为"20世纪中国最后一位散文家"和"乡村哲学家"。




黄勇英

     读了刘亮程的《一个人的村庄》,有很多感悟,下面我重点谈三点:
     第一:作者用一支笔完成对时间的抵抗。时间一直在流逝,我们看到社会的进步,村庄的衰老,生命的消失。在时间的面前,人类是渺小的。它无声无息地带你来,又随时随地地带你走。时间的强大让人自身也充满了失落,有时我们在想如何完成对时间的抵抗,留住生命中一些最宝贵的东西。
     刘亮程先生做到了,他的《一个人的村庄》追忆了童年时对村庄的记忆。虽然他现在已经不年轻,虽然村庄已经荒芜,可是那份关于村庄的记忆却依然新鲜。 在《一个人的村庄》中,作者几乎将村庄中的所拥有的都搬了上来。猫猪鸡牛马驴蚂蚁鸟虫等等牲畜生物,有黄昏、炊烟、土路、麦子等等村庄独有的意象。作者用固有的文人情怀,将枯燥无味的日常村庄写得富有田园诗意。在黄沙梁这块土地上,在时间的长河里,所以虽身为农民,但是他却不是一个普通的农名,他不满足于种地和温饱,而将他敏锐的触角伸向黄沙梁的每一块土地,每一个日子。充满深情的回忆是他抵抗岁月的最大武器,在他的笔下,所以一株草,一棵树,一朵云,一只虫……都充满了温情。所以,相对于时间这个强大的对手,他不是输家,他将一切定格,然后完好地呈现出来。
    第二:如何理解“我”的孤独。文中的“我”是一个孤独的孩子,“我”与牲畜为伴、与风为伴、与草为伴,“我”在别人都睡去的夜晚悄悄爬起来,听风吹动的声音,跑到别人窗跟下听声音。“我”是整个村庄“唯一的旁观者”,“和那些偶尔路过村庄,看到几个生活场景便激动不已,大肆抒怀的人想比”,我“看到的是一大段岁月”。正因为如此,《一个人的村庄》实际上写的就是一个旁观者眼里的村庄,这个旁观者一方面是冷静而理性的,另一方面又是饱含深情的。作者说,“我的孤独不在荒野上,而在人群中。”这句话可以诠释为我和大自然相处是和谐的、畅通无阻地,而和人群的交往确是有障碍的,因为这些人群是与他不一样的群体,他们不关注思想,只关注生存本身,但是作者不是这样的,他关注思想,关注人性、关注与生死有关的一切事情。
    第三:这部散文集的哲思和诗性语言让人惊叹。人类始终在进步。在当今现代文明的高度进程中,我们坚定地迈向社会发展的伟大蓝图中去。可是有谁想过在这当中,我们牺牲了什么,我们丢失了什么?!刘亮程想到了,他意识到我们在进步的同时失去的最基本的乡土情怀,我们像候鸟迁徙一样把家搬到城里,但是我们的根呢?我们的根腐烂了,我们找不到自己的根。所以他现在在做拯救村庄的事情,这力量很渺小,但是他是一个先行者。
    这部散文的诗性语言深入人心。他说:一个人的岁月若是如荒野般敞开,他便不能关顾自己,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,我们不能全部看见,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,孤独地过冬。他说:在村庄里,睡一百年,都不会有人喊醒你,一场风过,有些东西就在看不到了。他说:在村庄活得太久,就会感到时间在你身上慢下来,而在其他事物身上飞快地流逝着。有些人,有些东西,满世界乱跑,让光阴满世界追着他们。他说:故乡是一个人的羞涩处,也是一个人最大的隐秘。我把故乡隐藏在身后,单枪匹马去闯荡生活。我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走动,居住和生活,那不是我的,我不会留下脚印。这些语言是诗的语言,充满了灵性和跳动的旋律。
   一本好书带给人的回味是持久的,《一个人的村庄》吸引我们透过诗性的语言直达作者对自然、人生的思考,这是一本值得反复回味的好书。





赵玉庆
      在我看来这是一部“土得掉渣”的散文集,它的“土”散发出自然纯美的香气,让我在读它的过程中,总是情不自禁的做深呼吸。《一个人的村庄》,它是那么的孤独,读来却能使人缓解孤独和乡愁。也许在喧嚣的白天你会无法读它,感受不到它的魅力。然而当太阳西下,黄昏降临时,你的心也将渐渐归于寂寞和恬静的时侯,你再来读它,就会觉得它深入心底,让人动容。也许再读到午夜梦回之时,就更加地令人神往了,仿佛“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颠”。
      记得读高中时,我也曾回到我山东老家的小山村住了大半年。我的那些亲戚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他们就这样在自己的土地里年复一年地耕耘着,在朝霞和落日间过着生活。那半年,有些声音是永生难忘的,并深深的镌刻在了我的心里,至今仍时常在我的耳畔回响:那是村媳妇喊她男人回家吃饭的声音;那是驴拉磨碾谷子的声音;还有那是晨曦中雄鸡报晓的声音。
     山东老家的小山村,有婀娜如歌的袅袅炊烟,有娃娃抱着大鲤鱼的年画,有让孩子们很快进入甜美梦乡的热土炕,还有那十指连心的骨肉亲情。树高千尺忘不了根,我的根在山东老家的小山村,那种对于老家小山村和亲人的念想,又怎能用寥寥数语就能表达的!
      “户庭无尘杂,虚室有余闲。久在樊笼里,复得返自然。”随着城市化的不断推进,一些村落正逐渐被高楼大厦所取代。也许城乡的差别并非是“钢筋混凝土”与“阳光,麦秆,猪牛羊,鸡叫,人狗猫”的差别,而在于无根的内心那份孤独与寂寞;也许正是因为这份难遣的孤独与寂寞,让不少都市人对于村庄、田园牧歌式的生活产生了深深的向往。《一个人的村庄》中,对村庄土得掉渣的生活和劳动的细腻描写,正是本书打动读者,引发共鸣的成功之处。








张晓静
[color=rgba(86, 88, 91, 0.933333)]   难以面对的平实之物
     最难以面对的是平实之物,比如死亡、时间、故乡认同。一般人不是天然的不敏感,而是不具备足够的勇气,因此在生长过程中,不断地屏蔽自己的对某些事物的思考和感受,最后活得大众、活得心安理得。刘亮程站在一般人的另一端,活成一个孤独的人、敏感的人,在40多人的一个村庄,他感觉是一个人在一个村庄,而那个村庄只向他敞开,成为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一个村庄。
      我呢,藉由刘亮程的勇敢和文字,战战兢兢地向前一步,像窥探深渊一般,看一眼那些难以面对的平实之物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 死亡,表面的波澜不惊,心灵深处的惊涛骇浪。在庸常的生活中,我们会像书中的人物一样这样谈及死亡的:“你姑妈死掉了。”母亲说得那么平淡,像在说一件跟死亡无关的事情。“怎么死的?”我似乎问得更平淡。我们可以也会像书中活着的人一样安慰将死之人,“他二叔,死不是一个人的事情,我们迟早也会死。”
      但是,死亡在我们的内心投下的强大恐惧可能是这样:“五十岁时便坐在墙根晒太阳了,人知道死在世界的阴冷、黑暗与潮湿,所以一刻不停地朝着太阳,把骨头里的寒气晒出来,把头脑中的潮湿蒸发掉,在身体的每个毛孔都蓄满光明,这时候光明已很难进入到人内心。”刘亮程写道“那是一些等死的人”。
      晒着太阳,顺从地等死,是一种自然的对待死亡的态度,现代人也许会更习惯用种种努力去对抗死亡意识。我回望一眼,那些跟随着太阳移动晒太阳位置的人们,感觉我和他们是一体的,我们一同出发寻找走失在山路的一只羊,无数次走到分岔口,彼此分道扬镳,但终究都要折返出发的原点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   时间,究竟是我在时间的长河中转瞬即逝,还是我如此坚固,见证了时间的川流不息?我好像和绝大多数人一样,在时间面前保持了谦卑,自然而然地认为个体生命是在巨大的时空面前微不足道,是匆匆过客。但是刘亮程说:“只要在一个地方久住下去,你迟早会有这种感觉,你会发现周围的许多东西没有你耐活。”“现在倒觉得自己可以久留世间,其他一切皆如过眼烟云。”他有很多很多漫长的时间,以致于他可以看见“树是一场朝天刮的风”,他还认识被洪水裹挟而下、伤了人的一根木头的前身,他仔仔细细观察并记录下他的村庄、他家的屋子,村庄和房屋衰败空寂了,他还活得精神饱满。是啊,我经历七、八次的搬家,回头看,那些曾经的安放家的整幢屋子不是消失了,就是显得破败了,那怕它们当初是刚盖好的、比我年轻很多,我比我住过的房屋坚固。   
      所以,事情可能是这样:如果,我可以立定脚跟,看在时间里发生、变幻的一切,我比时间坚固;如果我奔跑,跑得足够快,时间里的一切会静止不动,时间比我坚固。可是,我想奔跑,我还想比时间坚固,隐藏对时间飘忽不定的感觉后面,仍然是人性中最原始的死亡焦虑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  “故乡是一个人的羞涩处,也是一个人最大的隐秘。”刘亮程是在说,故乡像一个谜团,而且无法公开地向别人求解吗?故乡的坐标在哪里呢?祖籍,出生地,家族集聚地?长期居住过的地方?当我们追逐更好的生存与更快的发展时,当我们强调自我意识和独立时,故乡是可以一次次欣喜告别的地方,直到越来越多的人发现,自己身边至亲的人都不是本地土生土长的人,自己身边至亲的人越来越少。它撕破了传统生活长守一方、共生繁衍带来的安全感,它提示着一种根本的孤独:“人在爱欲之中,独生独死,独来独往,苦乐自当,无有代者”(《无量寿经》)。故乡是我们对深切长远关系的渴望,这渴望隐藏着我们的虚弱与对他人的依恋。
     传统与现代、共生与独立、粘稠与清爽,我们在其中被动或主动地做出选择,然后在某个时间、某个点久久徘徊、心疼而绝不言明,故乡终于成为一个人的羞涩处,成为一个人最大的隐秘,电视上人们把它冠名为乡愁。









第三十六期读书会阅读书目预告:
毛姆《人性的枷锁》
活动主持:咏樱老师
举办地点:艺咖艺餐
活动时间:2月17日上午9点






发表于 2019-2-12 19:52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里面有我们的老师
发表于 2019-2-12 22:29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是要招兵买马的节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发表于 2019-2-13 04:57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时间真想去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2-13 12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们已经兵强马壮,不过,如果你来,我们依然敞开怀抱欢迎
发表于 2019-3-17 23:11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要有什么条件参与活动吗
发表于 2019-4-20 18:40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19-4-26 20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恭喜圆满成功
发表于 2019-5-29 16:51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成员主要是老师吗
发表于 2019-11-23 13:37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里面有我六年级语文老师庐老师和五到六年级的英语老师miss汤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