邵武在线 | swzx.com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码登录更安全

搜索
查看: 1619|回复: 11

《向阳花》之二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10-17 19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     《向阳花》 之 二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咏樱


webwxgetmsgimg22_meitu_2_meitu_3.jpg

    在我们家里,父亲和母亲的角色似乎掉了个个,母亲严厉,父亲慈爱。
    我读高一的时候,父亲调到市公安局拘留所上班,因为他曾经入过伍当过兵的缘故。我们家就安在拘留所旁边的三间红砖房里。屋子前面的空地被母亲开垦为菜地,每到傍晚父亲下班的时候,他总是会先到菜地帮忙母亲浇菜。父母两个都会种菜,种出的菜叶大果茂,常常得到邻居们的称赞。有时菜吃不完,母亲也会拿一些送给邻居们。她擅长搞人际关系,而我的父亲,对这些人情世故并不在意。
    在拘留所上班,父亲主要管理财务这一块。他对被行政拘留的犯人和来探视的犯人家属都很好,从不轻易呵斥他们。他们对我的父亲很是尊重,见了总是客气地叫我的父亲“黄干部”。犯人家属有些什么衣服、食物要带进去,也常常托付给我的父亲。在他们眼里,父亲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好人,在非原则问题上,向来有求必应。我的父亲有一颗善良、柔软的心,他受不了别人哀求的目光和话语。
    我一直觉得自己身上融合了父亲和母亲两个人的性格,既理性又感性,既坚强又柔软,既大气又细腻。
    在这里,我度过了难忘的高中三年生活。我们的屋子前面是拘留所的食堂,再前面是一口大鱼塘。鱼塘里有很多的虾、螺蛳和鱼。每到产虾和螺蛳的季节,父亲都会带我们到鱼塘里摸螺狮、捞小虾。在我们家的餐桌上,经常都有油炸小虾和香辣的炒螺蛳。这些美味的荤菜改善了我们家的伙食,让我们这几个孩子补足了钙,长得身子骨结实。
    这个时候,我的母亲从棉纺厂办了病退,她开始上街做小生意。每天天不亮,她就要将煮好的花生放上三轮车,然后脚踏三轮车到小摊子上去卖。我的母亲很有生意头脑,她知道什么好卖,什么能挣钱。不过她一心忙着做生意,可就苦了我们这些孩子,我们是经常放学回家没有人做饭吃。而我的父亲,不仅要帮着母亲煮花生、割板栗,收摊,还要在下班后回家烧菜给我们吃。不过,他的厨艺很差,煮的菜并不可口,充其量也只是达到煮熟的水平。只是我们这些饥肠辘辘的孩子,完全顾不上挑食,只求能喂饱肚子即可。
    刚开始的日子似乎很平静,后来,发生了一些特别的事情,打破了这种宁静。人生的状态就是如此,总会有一些意外的事情发生,它们激起了生活平静湖面的波澜,这波澜慢慢荡漾开去,一圈又一圈。
    先是奶奶住的土改时分的房子被火烧了,她无处安身,只好住到我们家里来。我们住的平房有三间房间,一间厨房。其中的一间房间就让给了奶奶住,我和两个弟弟挤一间,父母住一间,奶奶住一间。对奶奶的到来,我是欢喜的,因为奶奶为人很和善。小的时候,我和弟弟经常会跑到她住的家里,那里有菜园和枣树、无花果树、柚子树。每次去,我们都不会空手而归,奶奶总会在我们的口袋里塞上一些吃食,或者是一两角的零花钱。
    我以为日子可以这样平静地过下去,可是我母亲的暴脾气彻底打破了我想要的平静生活。
    母亲本来就对父亲每个月要匀钱给奶奶用心怀不满,现在又要和奶奶同住在一个屋檐下,她心中那不满的火焰就仿佛被浇上汽油一般,熊熊燃烧起来。奶奶用电她不高兴,用水她也不高兴;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她不高兴,不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她还是不高兴!
    于是,她们之间的斗争不断升级,从小吵到大吵,争吵不断。而父亲,始终不能旗帜鲜明地支持我的奶奶,尽管他心里对我母亲的偏激行为颇为不满。
    终于有一天,奶奶因为母亲把她做饭的炉子掀翻了向父亲告状。平日里老实的父亲一听,脸都气白了。他冲母亲吼:“你这个人,做人太过分了!”母亲并没有被他的吼声吓退,相反,她挺起了胸脯,理直气壮地说:“你再不把你的母亲赶走,我就走,这日子过不下去了。”母亲的话像一把寒霜撒在父亲的身上,立刻浇熄了他的怒火和声音。作为一个恋家的男人,他深知母亲在这个家里的重要地位。先前跟父亲吵架,母亲总是一扭屁股跑回娘家,而父亲,总是熬不了两天就灰溜溜上门把母亲接回来。这种经历对一个男人来说是不光彩的,但是,很多男人都经历过。
     母亲的坚挺让父亲彻底服软了,他想:他不能让三个孩子没有母亲照顾,这个家也不能离开母亲。于是,他只能在啤酒厂附近基本废弃的平房为自己的老母亲租了一间房子,然后将我的奶奶接了过去。
    我的母亲彻底打赢了这场婆媳战,因为在这个家里,出力最多的是她,所以,她拥有绝对的话语权。
    奶奶走后,我的父亲和我经常都会过去看她。在父亲心里,他的母亲是一个可怜的女人,他深深地为自己不能赡养自己的母亲而感到羞愧;在我的心里,奶奶是一个善良的女人,她对我们几个孙子、孙女都很好,有什么好吃的,她从来都是想着我们,留给我们吃。
世间的事情,有时你很难想明白。有的人单个看人也挺好、很善良,没有什么问题;可是两个人凑在一起,却是一大堆的问题。
    奶奶走后,日子又恢复了平静。母亲照样早出晚归去摆摊做小生意,用赚来的钱供养我们三个孩子上学;而父亲,除了上班,照样浇菜、烧饭。对他来讲,日子就该这样过:一家几口人在一起,虽然没有大富大贵,可是彼此温暖,互相依赖。
    经过三年的苦读,我以在班级前三的成绩争取到保送福建师大中文系的资格,这个结果让母亲颇为满意,她终于在三个儿媳妇中脱颖而出,因为,她培养出了一个大学生。作为一名大学生的母亲,她觉得脸上有光。而我的父亲,知道我被保送上大学的消息,他说,很好,我们家也出了一个大学生。那时,拘留所的同事都知道了这个消息,他们说:老黄,你的女儿很能干啊,大学不要考,就能上。而  我的父亲,也只是笑笑:没啥,只是保送上一个师范大学,以后有一个饭碗端。
      作为一名1985年的大学保送生,我觉得很骄傲,那时的大学本科学历具有相当高的含金量。最重要的是,我完全不必为自己大学毕业后的工作安排操心,我的去向就是回到一中,当一名高中语文老师。我们家没有靠山,读初中的时候,我就明白,倘若自己要跟父母走不同的道路,读书是唯一的出路。
     现在,我终于给了自己一条还算不错的出路。
     父亲和母亲经过商量,决定在家里宴请我的高中老师和亲戚朋友。家里场地小,只能摆下一张桌子,请不了客。于是,父亲和拘留所的老所长商量。老所长说:这是大喜事,没地方,那就摆所里吧。父亲听了,笑了:求之不得,谢谢了。于是,我的升学宴就摆到了拘留所里。
     我至今还记得,那一天,父亲、母亲的脸上布满了笑容,因为每个人都当着他们的面盛赞他们的女儿,这让他们觉得面上有光。而这一天,我也颇有范进中举的喜悦。鲤鱼跃龙门,我这一跃,让自己成为了一只被所有人注目的、发着金光的鲤鱼。

(未完,要知后事如何,欢迎前往新华书店购买咏樱新书《无冬无夏》)


发表于 2022-10-17 21:30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哈哈哈 看的津津有味 结果最后跳出一个去新华书店买
发表于 2022-10-17 21:37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去年,有幸在QQ群里,阅读过《无冬无夏》的初稿。记得作者当时写的标题为巜我的父亲和母亲》。
《向阳花》应该是《我的父亲和母亲》和巜无冬无夏》两个标题最为权威的诠释。
《向阳花》,以我有限的文学体裁知识认为,应该属于自传体纪实报告文学类。作者以细腻的笔尖,尊重事实的原则,刻画出在大环境下,平民百姓努力改变自身命运的奋斗历程。
如果说,平民百姓开门七件事。那么,巜向阳花》这本书里的七味杂陈,不仅仅只是让人叹息生活的不易,更能让人在夜深时分,在柔和的月光下,悟出生命的真谛。
我常在想,如果有人已经困顿得走投无路,如果能阅读到《向阳花》,无疑是上天,又给予了他(她)温暖和希望。
感谢作者,以己之鲜血,为世人点亮人生航灯。
发表于 2022-10-17 21:38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的真好。
发表于 2022-10-17 22:32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实的生活,文彩不错
发表于 2022-10-18 05:49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就是真实的生活!
发表于 2022-10-18 07:10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的太好了!
发表于 2022-10-18 08:55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到奶奶那一段心里有点难受,我的奶奶在我四岁就去世了,记忆力她很爱我,也同样命苦。
发表于 2022-10-18 11:15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最吸引我的是婆媳战,我体会到我男人曾经的无奈,所以我跟我婆婆现在处得很好。我想到我的儿子,为了他以后不为难我得他结婚我就跟他们分开过。还是女儿好啊可以作给她看
发表于 2022-10-18 22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有文采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10-20 19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谢大家的关注和留言,确实值得读的一本书。我是流着眼泪写的,写完了情绪低沉了好一阵。“没有拉窗帘”的留言特别感动我,我可以加您的微信吗?
发表于 2022-10-20 22:49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咏樱 发表于 2022-10-20 19:49
感谢大家的关注和留言,确实值得读的一本书。我是流着眼泪写的,写完了情绪低沉了好一阵。“没有拉窗帘”的留言特别感动我,我可以加您的微信吗?

很幸运,第一次与您邂逅,是在五、六年前,市残联组织的“壹加壹”温暖包发放,自愿者组织活动过程中。您一袭黑色套裙,彰显端庄、典雅。您的精明、果断,思维细腻、出色的组织、协调能力,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后来,我参加了邵武市樵川诗社,在QQ里的《邵武诗友群》中,才真正从文字内涵里,理解了“才女”一词。

我曾经,托《新月小诗》总编杨爱花邀请您,有空时,来樵川诗社活动,我们新老朋友聚一聚,聊一聊。可是,您太忙啦。只能在巜邵武诗友群》里,了解您相关活动动态。
我在《邵武诗友群》里,昵称是二月花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