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契诃夫短篇小说选》读书心得分享(四)

[复制链接]
0/2106
发表于 2020-4-19 20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花朵为什么迟开
文/陈小玲

   契诃夫的《迟开的花朵》用一支笔,线性描写了一位破落贵族家庭小姐的爱情悲剧。

   故事发生在俄国社会大变革时代,贵族在没落,平民阶层在崛起。故事的女主人公普里克朗斯基公爵家的小姐玛露霞,是个二十岁光景的姑娘,相貌俊俏,如同英国长篇小说里的女主人公一样,生着好看的亚麻色鬈发,眼睛又大又聪明,颜色象南方的天空。

她从锦衣玉食的上流生活,逐渐沦落到生病看医生都没有银子,要向家中的奴仆借钱的衣食无着境地。我认为有两个方面的原因。

    一是生存技能的缺失:这一切从个人角度来说,是因为玛露霞本身没有一技之长,没有任何的生存技能,在精神意识上也没有任何独立的想法,只能一步步走向衰败。阶层的分化像一把双刃剑,让她们看起来像一只寄生虫。她的哥哥叶果鲁什夫更是有过之,放荡不羁,既缺乏温情,又没有丝毫的责任感,酗酒好色,偷钱,养情妇,恣意妄为。试想,有这样的孩子,又怎么不会有整个家庭的没落和崩溃呢?

    二是精神独立的缺失:在时代的变革中,公爵小姐和公子无疑是迟开的花朵,在凛凛社会变革的大潮下,没有一丝招架之力,只能仓皇的被淘汰,被摈弃。钱越来 越少,可是叶果鲁希卡灌酒却越来越厉害。他拚命地灌,不顾死活,倒好象有意补 上生病期间所损失的那些时间似的。他把一切东西,不管是他有的还是没有的,他 自己的还是别人的,统统换酒喝掉。他沉湎在放荡生活中,肆无忌惮,恬不知耻。他不论见到什么人就开口借钱,这在他已经无所谓了。他口袋里一个钱也没有,就 坐下来打牌,这在他也成了常规,至于大吃大喝而由别人花钱,坐上别人的出租马 车派头十足地出外兜风,临了却不给车钱,他都不认为是罪过。他改变得很少:从 前人家嘲笑他,他就生气,现在他遭到驱逐或者被人押走,只是略微有点难为情罢 了。只有玛鲁霞变了。她起了新变化,而且是极可怕的新变化。她对哥哥所抱的幻 想开始破灭。不知什么缘故,她忽然觉得他不象是那种不为人赏识和不为人理解的 人,而纯粹是极普通的人,同大家一样,甚至还不如他们。玛鲁霞靠抚恤金活着,那是她在父亲死后领到的。她父亲的抚恤金比普通的将 军该得的多。可是玛鲁霞名下所得的那份却很少。然而,要不是叶果鲁希卡那么任 性挥霍,那份钱原也够维持温饱的生活了。他不愿意,也不会工作。他不愿意相信他穷,如果人家叫他迁就家里的景况, 尽量不要乱花钱,他就会暴跳如雷。

   叶果鲁希卡的放荡生活达到了顶峰。……玛鲁霞的抚恤金不够他用,他就开始 “工作”。他向仆人借钱,靠打牌舞弊来骗钱,偷玛鲁霞的钱和物品。有一回他同 玛鲁霞并排走路,从她口袋里摸走两卢布,那是她积攒起来为自己买鞋用的。他留 下一个卢布自己用,另一个卢布给卡列丽雅买梨吃。熟人们纷纷躲开他。普利克隆 斯基家旧日的客人们,玛鲁霞的朋友,现在都当着他面叫他“骗钱的爵爷”。甚至 临到他向新朋友借到钱,约请花卉饭店的“姑娘们”一块儿吃晚饭,姑娘们也怀疑 地瞧着他,讪笑他。玛鲁霞看见这种放荡生活的顶峰, 明白了。

   花儿为什么迟开?那是因为太阳没有把他们从黑暗里救出来,而且……晚秋天气开不出花来了!


   世人都渴望爱情之花的绽放,享受爱情的甜蜜与芬芳。故事的男主人公托波尔科夫,本是一个身份低微的穷小子,努力奋斗成一名学识渊博的医生,代表蒸蒸日上的平民阶层,在玛露霞的眼里,他吐字清楚,条理清晰,是一个英俊而细心的男人。他穿过大厅、 客厅、饭厅,对任何人也没看一眼,气度庄严,如同将军一样,脚上穿着亮晃晃的 皮靴,踩出嘎吱嘎吱的响声,闹得整个房子都能听见。他那魁梧的身材引起人们的 尊敬。他稳重,庄严,仪表堂堂,五官极其端正,仿佛是用象牙雕出来的。他那金丝眼镜和极其严肃呆板的面容,越发衬托出他高傲的气概。论出身,他是平民, 然而在他身上,除了颇为发达的肌肉以外,平民的特点几乎什么也没剩下。一切都是老爷的气派,甚至是绅士的气派。

   可是不管如何,他们的出身暗示着他们分属两个不同的阶层,如果没有这场变革,他们会是两条永远的平行线,不会有更多的交集。

   男主人公需要六万戈比买房子,于是就把婚姻当做买卖,差媒婆随便找个符合要求的人家。却不偏不倚的撞上女主家。可是公爵家已经彻底败落,不可能拿出六万戈比的巨额。不了了之的事后,爱上男主人公的女主得知了男主人公娶妻的消息为他开脱。公爵家生活拮据,贫困不堪。女主人公于哥哥的情妇受辱,伤心而又悲痛,日日寡欢。得病后,四次去医生的诊所,一次被拒之门外。最后一次,倾吐爱意却无奈病入膏肓药石无灵,天人永别。

   细嚼题目的用意,“花朵”暗喻年轻貌美的公爵小姐,而“迟开”则与无疾而终的爱情相照应。可是,在我个人看来,这也算爱情吗,只是一场不会让人心疼的单相思吧。

   故事的结尾,不知道作者是为了表述医生的人格觉醒,还是为即将死亡的爱情做一番凭吊,或者暗讽两个阶层的无力融合,做了如下安排:叶果鲁希卡活着,而且健康。他已经抛弃卡列丽雅,如今住在托波尔科夫家里。医师把他接到家里来,对他十分爱护。叶果鲁希卡的下巴使他联想到玛鲁霞的下巴, 因此他容许叶果鲁希卡拿他那些五卢布钞票去饮酒作乐。叶果鲁希卡很满意。

   这样的结局,颇有戏剧性的效果,会不会有点差强人意,会不会不太符合人性呢?如果天边有一道晚霞,打在少女逝去的惨白瘦弱的脸上,医生默默地看着,心中涌过一丝念头,仅仅是一瞬间的……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收录 发帖

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
本站法务合作:福建则刚律师事务所

QQ 铁城在线|联系我们|手机版|小黑屋|邵武在线-铁城在线-不出门知邵武 ( 闽ICP备11021920号 )

GMT+8, 2020-6-7 13:44 , Processed in 0.024071 second(s), 5 queries , Gzip On, Redis On.

Powered by Discuz!

©2010-2014 Swzx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