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平的“杀猪饭”

[复制链接]
2/417
发表于 2020-11-17 08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fjswdjf 于 2020-11-17 08:03 编辑

       至上世纪未,在邵南和平一带家家户户均有养猪,养猪是农耕文明积小勤为大用,以省购油买肉之费用。《说文解字》中说:“宀为屋,豕为猪”,两字合写为“家”。远古时,房屋结构一般是上下两层,上层住人,下层养猪。房子有人还不一定能成为家,房子里有猪才是完整的家,有住有肉(吃),生活才不愁。或许古人认为有家必有猪,无猪不成“家”,猪在华夏农耕文明中占具着极其重要的一席。养猪到杀猪或许就是从中原入闽绵延的华夏文明之一,透过“家”字背后的生活点滴穿越时空,如同熠熠不息的薪火从中原延绵到和平。
    杀猪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一种隆重的仪式,甚至有些神圣。杀年猪时,一般会请经验老道的屠夫,一刀命毙,要是用两刀,东家会认为不吉利,杀年猪必竟是一年中庆丰收展望来年的一件大事;再则肥猪都是亲手养了一年有余的,日久生情,让猪连挨两刀余心不忍,因而每次杀猪时母亲总是要抖数几句这头猪有什么特点,养殖过程中生过几次病,吃了多少地瓜等,大有难舍之情絮,似有五味陈杂之感。
那年刚开始分田到户,生产队所有公有财产都按抓阄或作价处理,唯独有头满身疮痂、猪毛打卷,那几根排骨突兀成沟壑丛谷于皱皱的毛皮间,耳多耷拉无精打彩但却体态修长,在队里养了半年大约才十几斤的小猪没人肯按市场价领养,唯恐半路夭折赔本,而细心勤劳的母亲慧眼一瞅,知道是一头没安顿好的“千里马”,体态修长足以育养成大肥猪,就以于队里开的一半价格认养了这头“石猪”。
    这是一头因饲养员不懂如何治疗体表长了寄生虫的好胚子。从队里买回后,母亲在猪圈入口处焚上香,并对“石猪”念叨,以后这就是你的家,三百斤后出栏门。次日,母亲用“敌百虫”兑了些水,用破棉布沾上药水后涂遍“石猪”全身,过了些天,那“石猪”就开始脱皮换毛,皮肤也渐渐变得红润起来,食量也跟着变大。再过些天,那简直就是母亲在书写“丑小鸭”与“白天鹅”的故事,那“石猪”吃起食来“叨、叨”作响,如同贪婪似的饿虎,似乎永远吃不饱、喝不完的水,那肚子圆鼓鼓地直垂地面,吃完睡,睡完吃。我们小孩也在母亲催促下采猪草,母亲许诺我们,杀年猪时骨头上的肉会叫杀猪的匠人多留些,让我们可以尽情地啃食骨头,因而放学后我们兄妹仨总是到田间地头采看麦娘、野现菜、猪秧秧等猪食,每人都竹篮满满一筐,采完后洗净切碎,由母亲添入泔水等厨余剩饭烧猪食,天天如此。
    我总是以为,猪就是家庭成员的一份子,是每个家庭成员相互分工协作用心呵护共同劳动的情感结晶,是自给自足耕读文明的日子。一头猪承载了太多,它是来年家里换取油盐酱醋的经济来源,更是母亲辛勤劳作成功的喜悦。
那头猪后来有三百余斤,在此之前,村里从来也没有哪家养过如此肥硕的猪,至今村里人还津津乐道,赞叹母亲的养殖技艺。分田到户以后,母亲养的猪都能顺利根据实际诊断处理,乃至不用再请村里的兽医,自己还会给猪打针用药。
正因养殖的不易,杀完年猪后通常都会请吃杀猪饭,通常是杀完猪当日的早饭或是晚饭,一是庆贺;二是亲朋间分享丰收的喜悦;三是增进邻里间和谐。
     杀猪则更是一种仪式,有些神圣庄重。杀猪时,先将猪赶至层内正厅,这时屠夫会用一弯铁钩猛的钩住猪脖子,猪因疼痛难以挣扎,也就任由屠夫牵至事先斜放的一条长橙前,这时父亲便抓住后腿,屠夫拽住前腿,合力将猪架于长橙上,猪头斜朝神龛。母亲便在神龛上点燃香烛,抖灭香上的明火,朝拜天地,感恩神灵庇佑:又有一头猪顺利出栏!接着点燃鞭炮。在鞭炮声声烟雾缭绕间,屠夫腾出左手揪住猪耳,右手紧握长刀,长刀轻拍猪脖子,口中念叨“三百斤,出栏门!”顺势将刀捅向心窝,鲜血喷涌而出,直泻早已好准备的木桶,母亲就往桶中注入清水,加入食盐,顺时针摇木桶混均水血,使血水凝固。屠夫此时放下屠刀,用右手紧握猪鼻摇晃猪头,尽量放干猪血,肥猪由嗷嗷大叫直余小声喘气,父亲这时松开双手,屠夫用力一掀,猪便应声转个180度倒地而绝。母亲将六张朱红纸条呈扇形排开,用手往刀口内抹出些余血,甩向朱红纸面,三张置于神龛上用香炉压住供奉,另三张置于肥猪居住的猪圈口处祭祀。而我们小孩一直围在屠夫边上,津津有味地看屠夫褪毛,开胸破肚,直到分割完所有猪肉。若是自家杀年猪就央求屠夫将骨头上的肉多留点,别将骨头上的肉刮的太干净了,否则除夕我们小孩啃食骨头就没有多大的乐趣。
    请杀猪饭前几天就要约好亲戚,而邻里间则早上就得约一下,以示诚意。
    杀猪菜的主肉一般选用猪脖子下那块锁头肉,那块肉肥而不腻、香嫩酥脆,再割取些许猪肝、小肠,备好大蒜、黄豆芽、油炸豆腐切片、白菜等。先将锁头肉切片熬油,直至瘦肉呈现金黄时,逐一置入盐、大蒜、豆腐、白菜,迅速旺火翻炒至八分熟,再加入猪肝、小肠、辣椒粉及些许米酒糟,继续翻炒片刻即可,分装成几大碗,这就是杀猪菜的主菜,另一道是蒜叶猪血,用几个大碗分装。汤是由米汤熬至粘稠时加入猪肝而成的,起锅前加入姜丝及盐即可。杀猪菜还有一道菜是必不可少的:炒尾血。猪断气时,仍有近一斤猪血会凝固在胸部,称之为尾血,破胸用勺子舀出,敲个鸡蛋加些盐拌匀,直接在锅中翻炒,加些蒜叶辣椒粉,这道菜也是鲜嫩酥脆,别具风味。席间喝的酒是主人自己酿的甘醇,话题是一年的丰收及养这头猪如何的不易,共同分享着收成的喜悦及来年的愿景。
    勤劳节俭的和平人一餐吃几种菜是很奢侈的,请吃杀猪饭,菜虽简单但又不乏倾注主人用心良苦:猪肝、小肠在和平人看来是猪身上最珍贵的部位之一,通常要腌制到正月里作为请客的必须品,为了最大可能的让客人吃到几种珍贵部位,而主人恰恰又大方的煮出了这几些,这或许中原入闽的和平人在传承儒家思想的内敛吧。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,杀猪饭又是何等的美味!
    随着商品化工厂生产饲料猪慢慢替代家庭自给自足的土猪,生猪屠宰也就都在城里集中屠宰,但在农村偶尔还有杀年猪,偶尔还可回味那杀年猪时的杀猪饭,直至那年为防止非洲猪瘟扩散,杜绝所有零星散养的行为,和平的农家再也没有了养猪的影子,在农村也少了一个叫屠夫的匠人,乡村再也没有了杀年猪时彼此起伏的鞭炮声,每每回到农村陪父母过年,总觉少了什么年味,仿佛失落了什么,去总也扯不清,道不明。
   每缝和平圩日,也常常自购原料,请小店加工杀猪饭,邀上三五个同伴一同吃早饭。尽管形式较原来不一,但所食内容却也依旧,这也算一种记忆传承吧,只是再也吃不到那尾血。
   杀猪饭的炒尾血或许就此成和平菜的历史吧。


发表于 2020-11-17 23:18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过了二十三,就是年!”
在并不很遥远的童年记忆里,腊月二十三后,村子里“杀过年猪”以庆丰收、祥和之年的鞭炮声,总是那么的喜庆,那么令人愉悦与兴奋。
“杀猪饭”,吃过东家,来西家。大蒜炒五花肉,是金典中的金典。
发表于 2020-11-28 23:11 来自m.swzx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是啊,又快过年了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收录 发帖

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
本站法务合作:福建则刚律师事务所

闽公网安备 35078102010017号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99-6330982

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:0591-87275327

QQ 铁城在线|联系我们|手机版|小黑屋|邵武在线-铁城在线-不出门知邵武 ( 闽ICP备11021920号 )

GMT+8, 2020-11-30 06:18 , Processed in 0.021321 second(s), 4 queries , Gzip On, Redis On.

Powered by Discuz!

©2010-2014 Swzx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